中文繁体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税收宣传 >> 地税文化 >> 地税文苑
回 家

发布日期:2017-09-13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一个多月来,每次打电话,母亲总是在电话里说父亲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念叨我小时候的事情。我知道,我要回家一趟了。
  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早上,我和妻子坐上了回家的班车,因路上崎岖不平,曲折回旋,回到家,已是十一点多。母亲已经拾掇好了饭,手擀的浆水面,是我的最爱。父亲坐在饭桌旁,等着我们。看着炕桌上已经摆好的炒韭菜、虎皮辣椒、青椒土豆丝,我咽了咽口水,忙端起碗里泛着葱花、香菜、辣椒油的浆水面狼吞虎咽起来,一时呛声不断,母亲则一边笑骂着、一边让我慢点吃。一碗下肚,顿感暑气消失、神清气爽、胃口大开,几碗下肚,一时酸辣清香、回味无穷、疲劳顿消。我确定,这就是母亲的味道!不管走到哪儿,不管过去多少年,依然是我魂牵梦绕、无法忘怀的味道!
  记得小时候,炎炎夏日,田间劳作回家后,父亲和几个叔叔们一起坐在爷爷家门前的一棵大杏树下,捧起盛着浆水的大瓷碗,仰着脖儿,咕嘟咕嘟地猛吃一阵,几碗下肚,舒口长气,打个响嗝,然后,左右开弓地用胳膊擦擦嘴唇,两手摸摸赤裸的肚皮,接着再吼几声秦腔。此情此景,多么惬意!真是一幅古朴苍劲的水墨画,浑然天成。
  午休后,母亲要去收割胡麻,我和妻子一同前往。出发前,母亲指挥着父亲去离我家不远的村部所在地的小卖部去买菜。我说算了,晚上吃臊子面就行。母亲笑着打断了我,“中午吃的浆水饭,晚上要吃点好的。”拿起草帽,父亲便出门去了。来到地里,一片熟了的黄灿灿的胡麻映入眼帘,随风摇曳着,向我们点头示意。记得小时候,父亲和母亲在下田干农活的时候,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我和妹妹,通常将我们丢在田地中,让我们自个儿去抓土块捏泥巴扯草叶扔石子掏蚁窝看过路的蚂蚱,偶尔空中飞过一架飞机,我们也会手舞足蹈惊奇好半天。农村的孩子最熟悉的风景,莫过于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,蓬蓬勃勃生长的庄稼,听不厌的鸡犬之声和看不完的灌木杂草。
  “今年的胡麻长得很好,看来不用买油了”。母亲的说话拉回了我的思绪,我听了感到非常高兴,为我的母亲。对于母亲这样做了一辈子农民的人来说,土地就是一切,尽管这片土地十有九年干旱而贫瘠,甚至有时候因干旱得不到任何回报。多少艰辛与无奈,执着与困倦,忙碌与不公,大凡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,绝对体会不到其中的意味。“面朝黄土背朝天,一身力气百身汗。”多少辛劳和酸楚,尽在不言中。
  我小时候经常下地干活,对于拔胡麻当然是驾轻就熟,但妻子从小到大没有干过农活,拔了还没一会儿,手就被掬破了皮。母亲就让妻子休息,还略显骄傲地说:“幸好你们都有工作啊,不然在家种地,没出息,还辛苦死了。”我对着母亲笑了笑。我想,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,我能够幸运地端上国家这碗“金饭碗”就是母亲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和值得骄傲的事了吧!
  晚上回到家,我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而母亲已经着手准备晚饭了。我说吃面条就行,可母亲坚持说要吃点好的。看着母亲疲惫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,大爱无声,母爱无言。晚饭很丰盛,猪肉炖粉条、辣椒炒茄子、炒鸡蛋、大盘鸡,都是母亲最拿手的家常菜,大盘鸡是父亲亲手杀了一只家里养的老母鸡做的,加上洋芋,味道真的鲜极了。
  第二天早上起来,吃完早饭,母亲就催着我回城里,我没有推辞,继续待下去只会给父母添麻烦。母亲早已准备了大袋小袋自家种的洋芋、韭菜、辣椒等,把平时没舍得吃的土鸡蛋全拿了过来,再三嘱咐我要吃好饭,我点点头。慢慢往山顶村部所在地的汽车站行去,走到半山腰回旋路口处回头望去,父亲和母亲仍在不停地挥手,瘦弱的身躯是那么的渺小,我鼻子有些酸,视线渐渐模糊……
  回到城里,看着搬到家里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东西,妻子便笑着说:“这么多东西,这是‘抢劫’呀!”是啊,天下的父母都一样,都只有付出不图回报,都愿意被子女不断地“抢劫”,操碎心、愁断肠,直到生命的终结,这就是人世间永恒不变的真爱。无论我们做为儿女,亦或为人父母,希望我们都能永远记住,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这句至理名言。
  

作者单位:陇西县地税局 张小勇

 

 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信息来源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。经同意转载使用时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信息来源未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,必须要注明其实际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为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。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