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繁体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税收宣传 >> 地税文化 >> 地税文苑
年前那些事儿

发布日期:2018-02-08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虽然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,“年味”越来越淡了,淡归淡,却总也淡不出老百姓几千年来的风俗习惯。瞧,家家户户在年前的那一阵阵忙碌中,将“年味”烘托得热闹而浓郁。
  大扫除——这些天,总能看到小区里三三两两的窗户上“挂”着一个人在擦玻璃。年前的大扫除成了每家每户必干的事,似乎不来个底朝天的大清洁,年就没法过了似的,当然也有除旧迎新的寓意。感慨之余,不由得想起了儿时过年前大扫除的情景来。农村人管年前大扫除叫做“扫房”。大人将大大小小的家什全搬到院子里,然后帽子口罩大褂子全副武装,再将一些沉重的家具用旧床单、门帘盖住,找一根长长的棍子,小头绑上用高粱杆秸做的笤帚,将全身的力气集中于两只臂膀上,一笤帚挨着一笤帚“唰唰”地扫除房顶和墙壁上的“吊吊灰”,遇着高处够不着的地方,要么站上桌子、柜子,要么爬上梯子,将死角里积聚了一年的灰尘和蜘蛛网清除得一干二净,一整天下来,累得胳膊酸痛、四肢无力,但看到干净得一尘不染的房屋,似乎也除去了一年来的“心霾”,真就应了老人所讲的“年前扫房,除尘又除‘晦气’”。逮着大人“扫房”忙碌之际,孩子们却趁机随心所欲地耍欢撒野,“小鬼们”疯了似的在屋里屋外跑着、闹着,跑累了可以翻抽屉找东西玩儿,时不时就翻弄出好多遗失了许久的玩具来。如今,周末擦玻璃时看到跑出跑进把自己整得手脸全脏,高兴得异乎平常的儿子时,在家人的制止声中,我微笑着摸摸儿子的头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  理头发——老人讲:“有钱没钱,理个光头过年。”年前理头发成了亘古不变的习俗。婆婆以过来人的经验总结得出:“理头三天丑。”于是,前几天总是催着给孩子理头发,说是再不理就迟了,到过年就长不好型了,无奈,晚上将儿子哄到洗手间,摁住给剃了个毛寸。这两天,婆婆又开始喊叫着让老公去理头发,理由不单是长不好型了,还有年三十跟前不但排不上队还死贵。果不其然,又一次被婆婆说中了,老公去理发时,平日20元的价格涨到了30元,而且听说过两天还要涨。似乎,大街小巷的理发店也像赶着过年一样,店铺一年比一年开得多了,但价格也一年比一年贵了。尤其爱美的女性,进理发店做个造型再做个烫染,这一进一出之间,宛若换了个人似的,不但衬得皮肤白了,连眼睛都比以往更有神了。怪不得年前人人都要理头发,原来,是新年新气象,“从头开始”的寓意。就这样,在理发店不知停歇的电吹风“嗡嗡”声响中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在理发师如同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的巧手下,换了新颜,变了形象,迎接着“年”的到来,“年”真的也就一天比一天接近了。
  买新衣——记得小时候,总盼着过年,“年”却慢得如同有意作对似得,总是悠悠哉哉地来。因为过年可以穿到期盼以久的新衣服,管他是红的还是绿的,只要是妈妈新买的衣服,三十晚上穿上放鞭炮就是最开心最幸福的事儿了。再加上大年初一挨家挨户拜年,听到好多人对新衣的赞美之词,心里美得比吃了蜜还要甜。那个时候,“过年”的幸福感觉如同阳光下的花蕊般一层一层地绽放,直至荡漾到脸上,“咯咯”地乐开花到嘴上。再到后来长大了,也就是现在,为人妻为人母后,走向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处境。过年,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,悄悄地变成了一种责任和任务。还没到年关,心里就盘算着为老人和孩子买什么样的新衣服,为家里添什么样的新饰品等等,这些,都成了我近几年“年前”的主题了。就这样,一代又一代的从期盼自己穿新衣服再到操心为他人买新衣服,其实也就是在传承中国人的习俗。
  做美食——腊月23日小年左右,人与人照面打招呼,都是“年货置办妥当了吗?”“煎、炸、蒸、煮”都是这几天家家户户必做的事。这时,也就是家庭主妇大显身手的时候,个个把看家的绝活拿出来,煎油果果、煎带鱼,炸麻花、炸油饼,蒸糟肉、蒸丸子,煮鸡鸭牛羊肉等等……这边煤气灶两个炉盘上蒸的蒸,煮的煮,那边电磁炉上“噗噗”地炖着排骨汤,几乎平日多得挡手的锅碗瓢盆,这时又少得不够用了。做好了的东西放在暧气房子又怕热,冰箱里早就被塞得满满的,索性,将成品美食装在锅里或盆里盖住,放在窗户外面的窗台上。于是,站在小区院里抬头向上一望,家家户户窗台上放着锅呀盆呀的,里面全盛的是一家人的“年货”。南甜北咸,南方人这时候总会晒一些带甜味的腊肠和腊鱼,一到过年时,便可以直接蒸来就饭吃了。还有云南人的烟熏腊肉,经过云南特有品种的树枝和树叶烟熏火燎后,经日光和雪霜打过的肉香味儿,足够你闻一闻就流一地口水。东北人则会做好各种口味的饺子,放在外面的“天然冰箱”中冻实,再装到大塑料袋里把口扎严,每到吃时取几颗下锅经慢火细煮后,方便又快捷。
  当然,还有好多人图方便在超市采购各种吃食的成品年货,看上去花样好看,可吃起来总觉得味道不对劲,欠点什么。细一究,原来是少了自己下厨开火的烟火气熄,没有那声“哧啦”的下锅声,空气中少了饭香味,少了家的味道,房子也冷清空荡了几许,年也寡淡无味了许多。中国年,就是在人们腊月里的屋里屋外、锅前锅后的忙碌身影中衬托出来的;就是在老人们的催促声和孩子们的期盼中蹒跚而来的;就是在万家团聚的灯火下噼啪炸开的。于是乎,过年啦!
  

作者单位:兰州市地税局  刘高宏  

 

 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信息来源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。经同意转载使用时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信息来源未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,必须要注明其实际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为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。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