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繁体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税收宣传 >> 地税文化 >> 地税文苑
听一个男孩讲故事

发布日期:2018-05-03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某男,油画科班出身,却干上了山东电视台节目主持人,主持过的节目有《惊喜惊喜》《阳光快车道》《不亦乐乎》《爱情来敲门》《歌声传奇》,其中《阳光快车道》一度时期和湖南电视台何炅主持的《快乐大本营》分庭抗衡,不分上下,让观众在两个节目同档时纠结万分,左顾右盼。
  在路上,曾断过三根手指、一只手腕、两根肋骨,搭顺车去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纳木错的途中,距离万丈深渊仅60厘米,大有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特质,可归类为十足的背包客。
  十余年间一人一鼓卖唱行天涯,游走于滇藏线、青藏线、川藏线、中尼公路。在后藏日喀则地区大唱自己写的歌,一帮捡垃圾的小孩听完之后,从口袋里掏出橡皮筋包扎的一小摞钱,每人抽出一毛钱放在他面前时,这个卖唱的大男孩瞬间哭的稀里哗啦。就这样,一个流浪歌手瞬间被颠覆,转身变脸为一个知性的行吟诗人,继续吟唱沿途的风景和心事,他将这种日子称作是赶着音乐去放牧,这是民谣歌手的节奏。
  在拉萨开酒吧,倒闭了;在成都开酒吧,倒闭了;在丽江开酒吧,倒闭了,又开,倒闭了,再开,以撤股的形式倒闭,第四个酒吧,唤作“大冰的小屋”,一直活在我捧着的文字里,权当是正常营业,排除在非正常户之外。因此,又被贴上另外一个标签——最不靠谱的酒吧掌柜,这是罪有应得。哈,我已中毒!根源于他文字里弥漫的戏谑幽默和深沉执着,以及让读者流泪而作者却板着一张冷峻孤傲的脸,悠悠地讲述沿途的惊心动魄和生离死别,完全沉浸在丽江街头的火塘边,眯眼拍打着手鼓,任凭读者独自决堤沉沦在心底的曾经和当下,以及无法逾越的坎和无力自拔的坑,还有凤凰涅槃的舞蹈灼伤和刹那的自我开悟。
  山东大学研究生导师、油画画师、手鼓艺人、皮匠银匠、西藏拉漂的代表人物,而立之年后关照内心皈依禅宗临济,33岁时回望来时路有话想说,于是有了《他们最幸福》《乖,摸摸头》《阿弥陀佛么么哒》《台北爸爸》《好吗好的》《我不》等等如此这般,几乎一年出一本书。再转身,在当当网搞出点再度突破预售新纪录之类的看点。他曾携一部作品走遍从东北到台北的大半个中国,与青年人分享书中的故事,相比作家,他的多重身份让它看起来更像一个仗剑走天涯的艺术家,他的剑一会儿为手鼓,一会儿为文字,一会儿为画笔。他认为生活本来就应该是多元的,要多元的体验这个世界。所以,这个人不但拉漂,更拉风,时不时撩起我这个三存四德、朝九晚五心存不甘的老姐心底的那些流浪情结,整夜整夜抱着他的文字,咀嚼其中另类的人情世故和心有繁华,让安分的心一次次驿动、飘飞,漫游在天涯海角的某个酒吧里,倾听一些诉说般的民谣。
  鉴于这种百变之身,不知道以后还会穿越出多少预料之外的篇章和情节,所以,不敢过早妄自推断下结论,总觉得这个作者有太多变数和不可知,总觉得他有料,值得期待。那就静静地读他的书,听他讲虐心的故事,以他特有的方式——对面的他,盘腿而坐,手上或许夹着一根冒着丝丝青烟的劣质香烟,但怀里永远抱着手鼓或吉他,看点是,这个人留着两撇性感的小胡子,带着深远的目光,目光中流动着一些忧郁的清波,他就那么吸一口烟,缓缓吐出一串烟圈儿,看着你,给你讲故事。听累了,可插播广告,来一首原创民谣《背包客》、《在大昭寺广场晒太阳》、《陪我到可可西里看海》,也可是蒙古语版《乌兰巴托的夜》,直到听的人泪流满面,哭花大清早精心装饰的容颜。这个人,拉拉杂杂一大堆名头,其实是人称江湖游侠、天涯过客、流浪歌手的大冰,大是大小多少的大,冰是冷若冰霜的冰。
  大冰,原名焉冰,八零后,山东烟台人。
  《他们最幸福》是大冰的第一本书,讲了十个故事;《乖,摸摸头》是第二本,十二个故事;《阿弥陀佛么么哒》中有十二个故事;《台北爸爸》《好吗好的》《我不》,每本洋洋洒洒好些万字,满篇都是生命的交织,都是真性情的流露。关于在拉萨一起开“浮游吧”的彬子,关于进入快乐男声总决赛二十强的赵雷,关于在拉萨街头卖唱的成子、二宝,关于大军,关于月月,关于陆平,关于甜菜和王博,关于白玛央宗,关于鸟人鹏鹏,关于心心,关于小南京,关于大昭寺晒阳阳生产队,关于那只手鼓。当然,还有关于那个不用手机的女孩。
  大冰是个有着奇特魅力的人,没有人比他的身份跨度更大。大冰所写的故事语言简练,风格也很俏皮,透着一丝网络小说的味儿。
  在路上,如果有梦为马,可以诗酒年华亦可任性玩穿越,逍遥又嚣张,那是潜藏心底野性的真我一次次复活,如果不能迈步出门,可以静心聆听大冰,也可一次次独自回味。“我扶着老兵的头颅,滚烫的,沉甸甸的。酒打翻了一地,浸湿了裤脚,漫延而过。如同坐在血泊里。”“让我重回拉萨河上的午夜。那里的午夜不是黑夜,整个世界都是蓝色的。”“都是活在六根弦上的人,拉近彼此的距离一首歌即可。”“火塘是一种特殊的小酒吧,没有什么卡座,也没舞台,大家安安静静围坐在炭火旁,温热的青梅酒传来传去,沉甸甸的陶土碗。木吉他也传来传去,轻轻淡淡地,弹的都是民谣,唱的都是原创。”——如此诗兴的句子,在他的故事中比比皆是,想摘抄都不可能,否则,便是整篇复制。
 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,获得暂时的快乐无比容易,但想把自己活成传奇,却有一定难度,或者一般人根本做不到。譬如大冰,他简直就是神话,他是三毛之后,最有资格唱《橄榄树》的流浪歌手。
  不是说谁都有说走就走的勇气,譬如我,放不下的太多,畏惧的太多,牵挂的太多。只有在周末,才敢关了手机坐在电脑前,安静码字、安静看大冰的书、安静听大冰的原创,一遍又一遍。这与我,已是大赦之幸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书里的插图及封面的图片,仅看一眼就会猝不及防,好似被猛地攫住身体的某根神经,让人心软生疼。
  

作者单位:永靖县地税局 孔令莲

 

 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信息来源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。经同意转载使用时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信息来源未注明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,必须要注明其实际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为甘肃各级地税部门网站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。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